看过一些欧美的灾难片,不同于好莱坞的经典叙事结构,《极限逃生》有着独特的韩式叙事模式。无论是在结构上还是章法上的技巧,都有其套路可学习,这里就以这点展开分析,以便于编剧爱好者日后写作可以借此参考。

独特的叙事模式

  首先,《极限逃生》刚开始的时候叙事节奏很慢,在穿插着笑料的日常生活氛围下,以喜剧的方式介绍了男女主角的背景,随后不知不觉地让观众感受到灾难的悄悄来临。从影片中段的毒气弥漫开始,剧情进入紧张、快速的节奏。几场高层建筑攀登戏,足以让人看了手心冒汗。

  美国电影理论家大卫・波德将电影的风格分为现实主义、形式主义和古典主义(好莱坞经典风格),经典好莱坞一般在叙事上会为自己定一个目标,主角为了完成这个目标会经历层层障碍和磨难,最终主角会历经艰难险境完成最后的目标,也就是:人物塑造类型化、梦幻生产常规化、故事情节戏剧化、结局圆满程式化。美国著名编剧悉德・菲尔德将这种最经典的叙事结构分为三个部分:建置环节、对抗环节和解决环节,而可以推动故事情节发展的关键点为情节点,一般来说也就是转折点。

  1. 建置环节

  首先在第一部分建置环节中,需要先建置人物介绍、人物关系和人物所处的基本背景环境。影片《极限逃生》中,男主人公李永南以一个屌丝的形象出现,他一事无成,找不到工作,但是擅长各种极限运动,爱好攀岩,被大伙简称“杠男”。就职路不顺的他导致亲戚朋友都只把他当成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那类人,没有人敢轻易相信他说的话。

  而女主角仪珠是永南大学时期心仪的社团学妹,也是在登山社里一名比永南更优秀的选手。永南曾经向仪珠表白却遭到拒绝,那一次永南哭得呼天抢地,也一直耿耿于怀。

  如今仪珠在一家酒店担任副经理,却时常为了生计而忍受着经理的性骚扰。永南在母亲七十大寿的日子,把晚宴订在了仪珠上班的酒店,当晚终于如愿再次见到了女神,却也遇到了毒气恐怖袭击事件,疯狂的逃亡故事由此展开,这时候就进入了下一幕——对抗环节。

  2. 对抗环节

  在对抗部分主要会讲述主角遭遇险境克服困难,达到人物的戏剧性需要,克服困难的过程也是影片着重表达的部分。在影片《极限逃生》中,在城市里流淌的白色毒气是烘托灾难氛围的“灵魂”所在。毒气自下向上蔓延,想活命,人就必须不断往高处走。由于酒店天台的门被反锁了,钥匙也找不到,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从外部把门打开。紧要关头男主角永南站了出来,不顾家人反对,砸碎酒店玻璃,沿着酒店外墙徒手攀岩至天台,最终从外部把门成功打开。他们带领着永南家人和饭店工作人员利用手机急救信号,终于等来了救援直升机,但因为一次性承载有限,永南和仪珠被留在了屋顶上继续等待下一辆直升机的到来。影片由紧张刺激又恢复了安静,让人知道这只是高潮的开端。

  在第二幕中是整个情节重要的情节点,悉德・菲尔德认为在第二个环节中应设计一个中间环节点,可以来防止编剧在写作过程中偏离原来预想方向,中间环节点可以将对抗环节分隔成两个部分。《极限逃生》里的中间点就是第一辆直升机的到来,在情节结构上也是一个小高潮,赤裸的人性流露,所有人对生命的渴望是那么强烈,强烈到可以拿别人的命去换自己生存下来。人性本身就有自私的一面,反面人物酒店经理不管不顾女主,自己登上了直升机,并且死死地抓住了绳子。但也有温情涌现,当所有人都登上直升机只留下男女主角两人时,男主的父亲着急地大喊要自己下来替换儿子上去。男主永南坚定地留下来陪着女主继续等待。毒气继续上升,想活命的永南和仪珠只能依靠他们的攀岩技巧,狂奔、穿梭于大楼屋顶上方,携手逃离这段毒雾风暴,寻找位于城市中的制高点。于是影片又变成了集攀岩、跑酷的动作片,观影感受超级棒,仿佛身临其境真人版的《神庙逃亡》游戏中!

  当永南和仪珠用多个人形支架造成人群众多的假象引来了第二辆直升机时,影片也迎来了第二个小高潮。当大家都以为男女主角终于可以获救的时候,永南和仪珠却再次选择了放弃救援机会,躺在地上摆出箭头的样式提示直升机先去救援困在对面大楼里的学生。他们也是凡人,也会在放弃了救援机会后抱在一起痛苦,质问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傻,但哭完又继续擦干眼泪,勇敢地为活着的希望而向高处奔跑。

  最后,永南和仪珠利用无人机将绳子绑在了对面大楼的钩子上,从绳子一端滑过去但却在中间停住了,于是冒险剪断了一边的绳子,这一刻,所有观众都屏住了呼吸……幸运的是两人掉落到拦截网上后,终于攀上了吊塔,两人手举烟花等待救援直升机到来的画面,伤感而悲壮。影片也达到了第三个叙事高潮。

  3. 解决环节

  第三部分是解决环节,在最后的环节中,通常是介绍故事的最终结果,以及交代片中各个人物的命运结局。在最后环节中,导演给出了一个温情的结局,影片男女主角顺利获救,永南成为了全家人的骄傲,并且终于赢得了女神仪珠的芳心。永南要归还仪珠攀岩钩环,仪珠却说太沉了,以后再还给她,不是情话胜过情话,影片在爱情的甜蜜桥段中走向了圆满结局。

独特的人物构建

  相比好莱坞,韩国灾难片更注重人性的细腻刻画。韩国灾难电影的中心思想一般是由男性表现出来,男性形象往往有很多的象征性:力量、坚韧、果敢、牺牲等。影视作品中的一个好故事的核心看点就是矛盾本身,而这些矛盾就发生在各个男性之间,最终都是正义取得了胜利,也有一些灾难电影的主角可能是女性,她们会拥有男性的特质来承担起解决矛盾的重任,并为之战斗。比如《极限逃生》影片里的女主仪珠,她不是那种拖后腿、强行增加游戏难度的花瓶,恰恰相反,她是具有主观能动性的女性,面对灾难来临时沉着冷静,将高跟鞋换成运动鞋,将短裙换成运动裤,抱来防护服让永南穿上等,都表现了编剧对女性角色的尊重。

  1.小人物视角的英雄形象

  灾难电影中刻画的主要人物形象之一就是英雄,这里的英雄并不是一出生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大英雄,而是为了生计做着最普通工作的平凡人,会有正常人的缺点,最后为了不同程度上的爱而牺牲自己成全别人,编剧最终塑造了这样一个英雄形象。在《极限逃生》里,男主角永南虽然是攀岩好手,但却空有一身腱子肉,无用武之地。他找不到工作,屡屡求职失败,借酒痛骂这世道,酒醒后依然继续乖乖投递简历。而女主角仪珠虽然美貌和业务能力出色,但却只是一名时常被上司骚扰的酒店服务员。他们的身份是如此平凡,走在人群中都不显眼,就像现实中我们身边的大多数人一样,从未想过自己会成为荧幕中的主角。永南和仪珠这样平凡的形象设定,是可以得到大多数人的理解和共鸣的,也更容易让观众带入情感,将主角的经历想象成自己的经历,想象成自己就是主角本人,两者的感情相互碰撞,达到内心世界合二为一。

  如大部分韩国灾难电影一样,《极限逃生》在英雄形象塑造上也运用了类似的套路,即主人公一开始过着同普通人一样的烦恼生活,这个时候也没有进入英雄模式,甚至与英雄没有任何关联,但是因为某个矛盾突发事件的产生,主人公开始有所转变,在命运的交叉口,在生死攸关的关键时刻,主角必须为之做出选择,这个时候在道德和欲望之间的矛盾冲突就出现了。最终主人公经历了一番艰难的抉择,做出了最终的决定,表面上是主人公拯救了大家,其实也是主人公内心的自我拯救本我、自我升华的过程。

  《极限逃生》里男女主角原本平凡无奇,但在灾难来临时,却像英雄一般勇敢地下决心带领着身边的人一同逃出始料未及的毒气灾难。导演李相槿说:“这部电影的切入点正是,一门被认为是没用的技能,在紧急关头却可能成为求生的法宝”。这也很好地呼应了永南身份的转变。求生欲刺激着想象力,永南和仪珠组成搭档,充分利用绳索、胶带、钩环、垃圾袋、橡胶手套、人形支架、音响等不起眼的生活用品,为自己创造条件。绳索系在腰间,作为保护措施;杠铃可以当作承重物;就连角落里的拖把,也能被改装成一副担架。外墙攀岩、极限跑酷、绑着绳子过大楼,各种命悬一线的惊险动作场面看得人手心冒汗。他们不是超级英雄,没有超能力,也没想着拯救全世界。他们只想自救,但是责任感还有善良驱使他们屡屡把逃生的机会让给老弱妇孺。

  相较于其他一些刻画英雄人物的灾难电影,《极限逃生》难得的一点就是对两位主人公不渲染、不自溺。即使前一秒大义凛然地将逃生机会让给了他人,可下一秒就又抱在一起痛哭,质问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傻。他们身上具有矛盾性,这种矛盾性也让故事更真实,因为现实中的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这样的矛盾性,既有温情与善良也有自私邪恶,而人性是辨证的,片中的人物就像是我们身边的大多数人一样,艰难地维持生计为生活而烦恼,也会为道德和欲望而博弈,拥有着矛盾的性格。因为这份真实,而更打动人心。

  2. 冷酷无情的反派角色

  反派角色是韩国灾难电影中另一类主要人物,这类人物在利益的驱使下,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会做对大多数人和社会有所危害的事情。《极限逃生》里的反派角色是那个试图骚扰女主的酒店老板,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在生死存亡时刻,他猥琐地多了起来,恰似在泰坦尼克号上不愿把座位让给妇孺的懦夫。在第一辆直升机救援时,他又不顾女主,自己率先登上了直升机,在救援人员说已经超载不能再载男女主角两人时,酒店老板紧紧地抓紧了直升机的绳子,生怕把他丢下去,自私嘴脸显露无疑。灾难过后,他又厚颜无耻地想要来勾搭女主,得到的是一记响亮的耳光。这种近乎漫画式的表现方式,就是对富人的狠狠嘲讽。像酒店老板这种人在现实中有很多,对于自己得到的一切都心安理得,在面临绝灭与毁亡的紧要关头,人类的原罪就会袒露无遗,死亡、孤立、失格等种种恐惧将人性中的恶与私推至极端的高潮,人类文明的积习与道德的教化在逼仄的绝境中变得不堪一击。

丰富的表现手法

  1. 真人版游戏跑毒

  《极限逃生》可以说是游戏《神庙逃亡》和《绝地求生》的真人版跑毒,影片中运用了多种意想不到的道具来创造条件,如女主用拖把做救人担架,众人在天台用手机灯光打着求救信号的摩斯码,弟弟永民利用卡拉OK音响喊救命,男主为了争取更多时间重新跑回楼下烟雾中搜寻防毒面具,女主控制酒店灯牌灯光发出求救信号,男女主角抛掷举重哑铃来承重,利用人形支架制造人群众多的假象,以及男主包里的烟花道具可以点燃从而更易于被救援直升机发现,等等,都让这场“逃生游戏”更好玩、更丰富。

  另一方面,包括电影画面里也在一些建筑上标注“密室逃脱”的字样,以及健身房里的海报上“我准备好了!快上来吧!”、桥上“谢谢你能坚持到现在!”等字样,都像是给这场极限逃生游戏增添了画外音,更带感。

  2. 直播巧妙融合

  导演还将当下较火的直播方式融入影片之中,绝地求生,各大主播实时解说,能够更好地让观众从一个旁观者角度去感受电影,对故事有更深的感受。

  无人机的大量使用,追踪、确定男女主角的实时方位,也给观众带来了极高的视觉体验,配合着攀爬,将紧张、刺激感带给观众。

  3. 镜头语言切换

  影片镜头语言运用也是可圈可点的。如影片运用了大广角的俯拍镜头拍摄笼罩城市的白色毒气,除此之外,其余近景镜头里用的都是真实气体,而非CG特效制作。

  影片除了运用运动镜头拍出男女主角急速跑酷的紧张感、刺激感,还综合运用多种镜头来营造氛围,如远景镜头呈现高空悬挂的命悬一线既视感,中近景镜头则用来处理攀爬过程中的突发状况,特写镜头传达男女主角的情绪起伏,从而使当下情境中的不利因素被集中、突显后接连放送,增添压迫感和惊险度,也让观众更有身临其境的错觉。

  影片还试图通过俯仰镜头的切换来展现人物形象,如影片开头的仰拍,既表现了男主的高大形象,又与男主当下的窘迫生活形成反差对比,为男主的崛起埋下伏笔。

  而灾难发生后,对永南一家以及酒店工作人员的俯拍,则展现了人物的渺小和无奈。

  4. 音效气氛营造

  在《极限逃生》里有很多音乐元素的灵活运用,如影片中永南攀爬天台时的背景音乐和奔跑时的背景音乐等,都营造了紧张刺激的氛围,充分带动观众的肾上腺素飙升。又如众人在天台上洗脑到不行的爆笑求救信号“哒哒哒~哒 ~哒~哒~哒...”,在惊现场景中呈现意想不到的幽默感,让影片富有更丰富的层次感。

  总体而言,无论是从灾难片编剧角度,还是互动影游角度(如何设计出更具有可玩性剧情的游戏)来说,这部影片都具有比较有意思的创新性和启发性,适合多次观看揣摩。

  回答完毕,欢迎交流~